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房产 > 曝光维权 > 正文

深圳超1.68万套房源被锁 或因官员插手土地出让

来源: 时代周报  2015-01-21 14:42

2015年,深圳地产圈注定不平静—风暴正从这个行业刮起。

继佳兆业遭遇未明原因房源被锁定危机后,短短一个月内,当地上万套房源被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锁定,17家房企被金融业界“风险警示”,事态仍在不断发酵。

这在深圳地产史上前所未有,一时草木皆兵。

风暴源于去年9月至12月广东省委巡视组对深圳的巡视。据深圳市纪委官网转载《深圳特区报》报道,巡视组发现深圳房地产方面,所查案件中暴露出有领导干部插手土地出让、工程建设;土地出让和建设规划存在权力寻租空间;开发商主导城市更新引发的“并发症”比较严重。

超1.68万套房源被锁

在深圳“锁盘”风暴中,花样年、民生东都等房企纷纷“中枪”,还波及到央企中海、中粮等。

据统计,按照预售证2011年1月1日以后开始计算,深圳当地被管理局锁定的开发商数量超10家,锁定房源超1.68万套。

1月16日下午,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(以下简称“深圳规土委”)发布《关于暂停房地产信息系统使用相关情况的说明》。这份详细的解释性说明文件称,房源锁定或限制产权可能存在多种原因,建议不应过度解读,以维护良好市场环境。

按 照这份文件,深圳房源被“锁定”主要有五种情况:一是因关联业务办理要求,需要暂时停止销售;二是预售合同签订,上传数据后未即时备案,系统也会自动锁 定;三是因涉嫌违法违纪,正在进行调查处理或其他调查案件;四是因司法或其他调查案件的问题;五是法律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况。

以这些情况对号入座,除了佳兆业旗下的房子被锁盘原因未明之外,其他所有被曝出的被锁楼盘,都已找到明确的原因和解释。

“我 们的阅景花园项目属于政府安居房,管理局锁定属于正常现象。”中海地产品牌部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,该项目已于2013年销售完毕。根据深圳相关规 定,安居房10年内不能售卖,因此在限定年限期间不在相关部门备案,房源被锁定是正常。深圳市规土委的网站数据显示,阅景花园项目1号楼至4号楼锁定的房 源为2888套,占全部房源超9成。

深圳市规土委在上述说明中称,锁定安居型商品房房源是正常业务办理事项,与中海等房企是否存在违规行为无关,也不影响小业主的合法权益。

深圳市规土委网站信息同时显示,央企中粮地产旗下位于深圳宝安鸿云花园有部分房源,亦处于管理局锁定及自动锁定状态。

中粮地产品牌部相关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 之所以显示查询结果为“自动锁定”,是由于规土委网站信息未及时更新所致。这样的情况不止中粮地产,其他房企同样遇到。

引 发关注的还有荣超地产,其旗下荣超大厦整栋房源此前全部被锁定,涉及房源面积约4万平方米。荣超地产方面称,被锁系深圳市规土委方面误操作,和企业无关, 被锁大厦本来也不会出售,一直都是自持租赁。深圳市规土委给出最新解释,荣超大厦被锁定是因业务办理要求,需要暂时停止销售。现锁定原因已消除,予以解 锁。

民生东都给出的“锁盘”原因是,此前因拖欠施工方华西企业费用被后者告上法院,整个项目早在2014年8月就被立案查封,“项目现在是逐步解封,公司在正常销售”。

而花样年旗下的楼盘被锁,证实与司法原因无关。花样年集团黄姓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说,被锁定的4套房早在2010年已售出,产权已不属于花样年。

巡视组的震慑力

深圳万套房源被锁,迅即在资本市场引发反应,多家开发商接到了金融机构的询问,股价更是风吹草动—花样年股价曾一度大跌16%,债券价格更跌逾20%。中海亦未能幸免,最多跌6.97%,23.5港元,为跌幅最大蓝筹股。

广东省委第三巡视组在2014年9月10日至12月5日对深圳进行的巡视,被解读为此次深圳楼市强震的原因之一。

深 圳市纪委官网深圳明境网1月12日转载《深圳特区报》报道,指出2015年1月5日巡视组向深圳市反馈巡视情况称,在房地产方面所查案件暴露出有领导干部 插手土地出让、工程建设;土地出让和建设规划存在权力寻租空间;开发商主导城市更新(旧改)引发的“并发症”比较严重。

巡视组提出三点意见建议,特别提到深刻吸取许宗衡、梁道行、蒋尊玉、叶民辉等案件教训,加大警示教育力度,保持反腐高压态势,严肃查处领导干部搞权权交易、权钱交易、权色交易等腐败问题,严肃查处土地出让、建设规划和工程项目等领域的违纪违法问题,形成强大震慑。

巡视组提出问题后,深圳市委书记王荣立即表态严查,并对整改工作提出了具体要求,其中对巡视组移交的案件线索,要求市纪委、市委组织部等部门马上组织力量,认真查办到底。

深圳规土委第一直属管理局法制科科长柯某、规划设计科科长张某和办事员涂某,涉嫌渎职犯罪于2014年12月被深圳市检察院立案调查。其线索就来源于省委巡视组。

据接近此案的当地资深媒体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,这一案件涉及位于福田CBD核心商务圈的英龙商务大厦,落马的三名官员曾违规将这个项目的容积率从9.8调到13.04,建筑限高从128米增高到137米,增加建筑面积达1.8万平方米。

一位接近深圳规土委的不愿具名的知情者向时代周报记者说,此次深圳对房地产查处的重点将指向城市更新项目(旧改)、更改容积率、拔高建筑高度以及变更规划的项目。

“什么叫强大震慑力,就是深圳地产圈现在人人自危。”深圳一家房企代表刘志强(化名)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说。

近几天,由一家信托公司发出的,在深圳地产圈广为流传的一份风险警示名单,提示有投资合作的关系方注意风险控制。这份名单上佳兆业、京基、华南城、信义、鸿荣源等17家房企及其老板名字赫然纸上。这些房企全是深圳本土发家,多数清一色的潮汕家族,并多有涉足旧改。

截至1月19日时代周报记者截稿,前述“风险警示名单”所涉有15家房企正极力撇清关系,如华南城就发布澄清公告,称执行董事郑松兴并未接受任何调查。

旧改市场危情

佳兆业因“旧改风波”而深陷舆论漩涡。谁也没想到,这家年销售额超过300亿元、国内排名前20的上市房企,会在短短一个月之内陷入濒临破产重组的危机。

深 圳京基也卷入行贿风波。近日,贵州省法学会网站披露了原广东省委常委、统战部部长周镇宏案判决书。判决书显示,5家房地产企业老板向周镇宏行贿谋取广东省 政协委员资格,这当中包括京基及其董事长张华。京基方面对外界回应称,“有关事项公司内部正在求证,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目前董事长并没有因此受到控制或调 查。”

“深圳民营房企大多发家于草莽,敢于冒险,手段激进,如今虽家大业大,但从本质上来讲,根基还是脆弱的。”深圳资深地产评论人李宗苗如是评价。

目前,这些房企所普遍涉猎的旧改,危情四伏,在当地谈虎色变。

僧多粥少,是近年来深圳土地市场难以回避的供应窘境。作为土地再利用的旧改项目,虽是不好啃的硬骨头,却依旧成为“吃不饱”的众房企纷纷抢食的目标。

旧改项目已成为深圳近年来重要土地供应来源。据第一太平戴维斯的统计数据,2012年存量用地占深圳供地总量近75%,2013年及2014年城市更新占供地总量比例超过60%。目前,深圳在建的城市更新项目约100个,涉及用地约781公顷。

“大多数房企玩不转旧改,这是大实话。”深圳资深地产人黄立冲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旧改项目不容易拿,更不容易做,向上连着政府,向下连着村民,情况复杂,甚至包括很多历史遗留问题,对运作、关系和资金等都要求甚高。

正 是与地方所在政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旧改项目审批及推进过程中很可能涉及灰色地带,这是其潜在的最大风险。1月13日,深圳法院通过媒体发布了2012 年龙岗回龙埔旧改村委收受900万元贿赂的二审判决,该社区有四名村长均被判处有期徒刑,而这一案件涉及的开发商是尚模。

事实上,反腐风浪掀起后,佳兆业等房企的危机,给其他同行带来了反思:应当如何更恰当地处理政商关系?

目 前,佳兆业数个龙岗旧改项目2000套房源已被锁定。“佳兆业房源被锁定后,有关部门已将佳兆业在国土局的所有资料全部带走清查。”深圳地产界一消息人士 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,华润置地正在与佳兆业洽谈收购事宜。华润置地与佳兆业的业务重合度颇高,两者在深圳都拥有多个旧改项目。

不过对于这一消息,华润置地内部员工皆称“并不知情”;佳兆业品牌部周女士则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,一旦有重要事项会正式公告。

[责任编辑:曾真真]

网友评论:

已有0条评论

用户名: 快速登录